• 年轻人用一元换姻缘“地摊月老”用姻缘换钱

  • 发布日期:2021-09-10 09:5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多地的夜市中,都出现了售卖脱单盲盒的摊位,他们有个统一名称——月老办事处。两个装有卡片的盒子里分别是不同男性和女性的联系方式,而想要拿到其中的联系方式或者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仅需花费一元钱。

  从各地摊主们发布的信息来看,无论是纯粹为了满足好奇心还是真心想交友,愿意参与的人不在少数。 摆摊两小时,净赚 300 元 这样一个零成本、高回报的创业项目迅速在全国各地泛滥起来。

  但藏在这背后,想 脱单 的人是否能美梦成真尚且难说,但瞄准这门婚恋经济的人已经分到了第一杯羹。

  人类高质量男女性,你想脱单吗?、 一元取一个,一元留一个,爱情经不起等待。、 就算家有大别墅,不如找个对象处。

  打印出几张醒目的标语,带上一张移动小桌子、两个贴上男女标识的小盒子,陈悦跟朋友迈出了摆摊的第一步。而这个想法来自于近一段时间里,陈悦频频从短视频平台上刷到相关动态,抱着 零成本又好玩 的心态,陈悦也决定和朋友一起出摊试试。

  摊位定在公园门口的马路边,晚上 9 点出摊,待到 11 点。 我观察了一下,这个时间点通常是大家在饭店吃饱喝足后出来赶往下一场的间隙,而且朋友之间聚集起来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对我的摊位产生好奇。 陈悦出摊之前,就成竹在胸。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不到 2 个小时的时间,陈悦就进账 300 元,这比她预想的收益还要高。

  来的都是年轻人,很多都是一群朋友一起试着玩。 陈悦说道, 还有的人路过之后会把我的微信推给他的朋友们,然后‘云投’(线上投递联系方式)。

  但陈悦同样认为,这门生意只能赚个噱头,后面几天的收益已经明显下降。并且因为项目零门槛,所以周边类似的摊位也开始变多, 早起的鸟儿已经把虫吃了,来晚了只能饿肚子。 陈悦打趣到。

  开办 月老办事处 的 陈悦们 正在全国各地活跃起来,锌刻度通过多个社交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已有部分摊主将价格抬高至 2 元一次、5 元一次,似乎把 挣快钱 的心思越发摆在了明面上。

  而对于线下尚未出现 月老办事处 的城市,人们也将好奇心投向了线上,因此线上 月老办事处 也如火如荼地开始线上出摊。

  锌刻度从电商平台、二手交易平台以及社交平台上都已经看到了多家线上 月老办事处 ,其中部分店铺月销量已经超过 2000 笔。而线上 月老办事处 的操作更加简单,姻缘的红线也更直接地掌握在了商家手里。

  拍下套餐之后,请留下性别、年龄和微信号,后续我们会根据这些信息来匹配相当的异性。一般来说,如果年龄和性别比例比较均衡的话,当天就可以匹配成功,最晚的线 天应该也没问题。 某线上 月老办事处 的店主对锌刻度说到。

  不过也有可以保证 闪电发号 的店铺,其标价 3 元一个异性微信号、12 元 5 个、20 元 10 个,目前销量不佳。

  据观察,线上 月老办事处 大多是为了赶上这一波热度。平日里,店铺售卖的商品五花八门,有的销售类似的情感服务,例如七夕节的搞笑孤寡青蛙礼物、7*24 小时的人工监督考试减肥服务;还有的则售卖毫不相关的玩具、摆件等物品。

  但显而易见的是, 月老办事处 在社交媒体上的火爆,给这些店铺都带来了一波可观的流量。至于真实的相亲效果嘛,恐怕见仁见智。

  月老办事处 看似火得出人意料,但实际上这只是商家们通过短视频平台专攻同城号相亲交友生意的一次新瓶装老酒。

  为了了解这其中的门道,锌刻度找到一家以售卖同城相亲交友运营课程为主项目的店铺。在该店铺的宣传文案中写到, 抓住同城流量红利,6 个月 2 个人做到每月 10 万。

  同城相亲交友有 8 种盈利模式,偏线上的是会员收费、直播打赏、课程收费、情感咨询、客户输出,偏线下的是私人定制、线下活动、商家引流。 该教程内的讲师强调,线下服务对团队要求很高,因此建议主攻线上服务,而在这其中,会员收费是最重要的一项。

  所谓会员收费,该讲师也进一步解释了其方式可以是单次介绍收取的介绍费,也可以是为包年会员提供多次介绍的年费,但核心是 卖人头 ,因此早期要做的是大量获客,快速销售,加上后续服务内容的增加,就可以阶段性的涨价。

  到这里便很容易看出,1 元钱交换联系方式的 月老办事处 其实就是同城相亲项目的前端工作,积累了大量具有相亲需求的用户信息之后,项目变现的方式就越发多样了。

  教程中提到,哪怕运营者什么经验和能力都没有,也有客户输出这一最简单粗暴的变现手段。具体来说,就是将自己手中所掌握的相亲用户信息转给婚介所,以获取其中佣金。或者,引导用户到线上交友平台进行注册, 有效注册,无需成交,可以获得 100 元一个人的利润。

  介绍完可观的营收之后,课程开始详细讲解同城相亲交友项目前期需要启动的准备工作。首先,取名要注意不能带 相亲 等字眼,建议采用 XX 丘比特 、XX 小红娘 。

  接着,准备好两个微信号,每天进行正常使用、聊天、转账、玩游戏,也就是 养号 。对微信的包装,以生活自拍和情感段子为主,尽可能真实化,然后展现小红娘的小资生活。

  然后,找到 3 个种子用户,要求 2 女 1 男,颜值较高,围绕他们制作多个短视频,并且进行多矩阵发布。

  完成这些工作时候,就可以开始启动短视频账号了,账号准备一类口播本地感情段子、一类嘉宾资料。等到账号养到有一定流量之后,变现模式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在讲师的口中,同城相亲交友这门生意得益于线上短视频流量的井喷,有了很大的生存空间,因此门槛低、回报高,十分吸引人。但锌刻度从这样的教程中,也明显感受到用户一旦将自己的信任托付于人,那么被收割的方式就有千千万万种。

  当第一批 90 后 正式成为相亲市场的主力军,95 后 和 00 后 陆续到达战场,当代青年的婚恋市场无可避免地成为了流量与资本的聚集地。

  尽管拥有交友意向,但事实上 母胎 SOLO 的年轻人比例并不低。据极光调研结果显示,处于适婚年龄(20-40 岁)的人群中,有 55.5% 的人目前为单身状态,其中更有 34.6% 的人从未谈过恋爱。

  如果分代际来看,90 后 中有 46.4% 的人目前仍未单身状态,且 母胎 SOLO 的占比达 19%。

  这样的现状,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有关。互联网原住民们从小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加宽广,婚恋经济门槛变高,职场压力变大,社交圈子变窄,因此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学会与自己独处,甚至享受单身状态。

  但相亲交友的市场是仍然存在的,这也就是近年来灵魂社交、声音社交、星座社交类软件能够迅速吸引消费者,并且获得投资人青睐的重要原因,也是相亲、恋爱、交友类娱乐节目层出不穷的原因。

  月老办事处 的出现,既是相亲交友市场的受到年轻群体冲击的一次自适应,更是婚恋经济这块蛋糕 换汤不换药 的玩法。

  对于这批 睡前磕个糖,梦里求月老帮忙 的 社恐 相亲人,猎奇的 盲盒相亲 的确能够引起他们的关注。但当我们了解到这背后其实掩藏着一套完整的 运营论 ,那么 盲盒相亲 自带的神秘吸引力恐怕也不存在了。

  至于 月老办事处 收取信息是否合法,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的饶奋斌律师曾在接受扬子晚报采访时表示, 每位参与者都是自愿提交自己的个人信息,以一换一的形式获得他人信息,对于每一位参与者来说,不存在侵犯他人隐私以及窃取信息的问题。但如果组织者将盲盒里的个人信息贩卖给他人,就涉嫌违法,贩卖个人信息达到严重程度的会以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正在收获大批流量的 月老办事处 ,如今看似只是在收取低廉的 茶水费 ,但在早已成形的相亲交友变现套路下,流量过后,这些 1 元求爱情的 善男信女 的信息是否会被明码标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