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0元一粒抢不到 爆炒到1600元!“神药”到底谁在买?股票也涨疯

  • 发布日期:2021-09-14 18:4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电商平台上,590元一颗的片仔癀难觅踪影,不少商家售卖的片仔癀单粒价格在900元至1600元不等,最高的较门店价格贵2倍有余。此外,在社交媒体上,亦有网友反映,当地的片仔癀一粒被炒到900元至3000元不等。

  同时,片仔癀股价也创下历史新高。片仔癀(600436.SH)2003年6月份登陆A股。从去年初到现在,公司股价水涨船高——短短18个月,股价翻了三倍,截止至今日收盘,公司总市值近2700亿元。

  6月25日,福建省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片仔癀公司”)通过互动平台回应称,该公司将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供应量,维护市场秩序。

  同日上午,漳州市市场监管局价格监督检查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种情况本身不是价格问题,而是炒作问题,与价格无关。

  据片仔癀大药房淘宝旗舰店显示,漳州片仔癀重量3g,1粒装价格为590元;片仔癀胶囊重量0.3g,12粒装的价格为708元。功能主治为: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成分为:牛黄、麝香、三七和蛇胆。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北京银河SOHO片仔癀体验店门口排起长队,等待购买片仔癀。买片仔癀还需要扫码填写身份证、居住地址、手机号码等信息,不过只有前10位顾客能买到,每人限购两粒。

  据中国证券报, 6月24日上午,记者未等开门就在店外等候,却被开门的店员直接告知缺货,要买拿身份证预定。

  店员向记者描述,当日早上来买药的人没有往常多,有时忙起来到下午四点才能吃上午饭。 当记者问为什么没有锭剂时,店员脸上挂满无奈,他们表示,这些药都是当天才到货。无论是胶囊还是锭剂,店里一定会有一种,不会让消费者什么都买不到。

  由于现在买药的人越来越多,片仔癀锭剂药丸原本是一盒十粒,如今商家都采用拆零卖的做法,仅仅3克的一粒小药丸售价高达590元,没有折扣。店员称,药丸年年涨,去年春节药丸才530元,后涨到590元,最早只要80-90元一丸。对于后续是否还会涨价,该店员表示:“公司说目前不会涨,但也不一定。”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6月23日上午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北京一片仔癀体验馆。对方表示,目前单粒(锭剂)的片仔癀已经无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现在没有单粒的,只有胶囊,708元一盒,如果要买,您可以电话登记。”

  即使是在售的胶囊制剂产品,也不是随时可以购买。“目前是每人只能买一盒,今天已经没有了,您现在登记明天可能能买到,得看当天来排队的人多不多,如果人多,电话登记的购买人就往后顺延。”

  在成都,6月22日,有当地媒体记者前往一家片仔癀体验馆探访其销售情况。门店里“3克×1粒/盒装的片仔癀颗粒”已经销售一空。“这些都是空盒子,有货的话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摆在这儿。”店员指着柜台说,本月的货已经卖完了,要等到下月初才有,而且每人限购3粒,每粒590元,要拿身份证来买。

  对于为何限购,这位店员表示,主要是担心黄牛炒作。要让真正需要的病人买到,网上卖得太贵,太黑了。

  线下实体门店缺货,线粒/盒装的仔癀”价格炒到了900元以上,甚至有商家卖到1250元。按照最新约374元/克的国际金价来算,片仔癀的网上售价真的是“比黄金还贵”。

  在一家线上药店,其片仔癀价格达到了1351.11元1粒,按克计算,单价为450.37元/克,已经远远超过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金报价370.35元/克。

  在其他网络售药平台,也有1粒装的片仔癀价格显示为850元,但却提示“产品目前货源紧张”,“货品已售完”。

  都市快报报道称,杭州所有片仔癀体验馆门店均无现货,当前采取预约制,一人限购2粒。门店负责人告诉记者:排队要等3-4天,在线元/粒!

  针对此现象,业内人士分析:药品原材料和产量是价格上涨原因之一,但或许有炒作力量从中作祟。

  据中国证券报消息,一位中药上市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去年年初我国暴发新冠疫情,因物流、交通运输以及部分地区施工受限、环保提出更高要求等因素影响,中药材在2020年上半年呈现一定程度的上涨,平均上涨幅度大概在10%-20%。该人士表示,对于中成药来说,原料成本占比很大。除了原料之外,目前包括药盒、药瓶以及内包材都在涨价,有的都出现了翻倍,这也推动了药价的上涨。

  “有的是人为炒作,炒药材有时就像炒股票一样,有人会囤货。比如三七在2015年部分规格能涨到超千元/公斤,但现在只要100元/公斤。”该人士表示。

  另一位中药上市药企内部人士表示,近几年,国家对中药材也在不断加强管理,提升质量。整体国民收入水平也在提高,因此,人工成本也在增加。去年暴发的新冠疫情对药材的交易产生了影响,导致部分药材如呼吸类以及病毒类的药材出现了较大程度的短缺,也带动周边药材的涨价。就片仔癀一粒难求,该人士认为,还有一定的出口因素,由于片仔癀在东南亚的市场还是比较大,现在东南亚的疫情又严重,片仔癀对退热和炎症有比较好的疗效。在东南亚的华人也比较认可片仔癀,因此,也影响国内市场。“胶囊使用比较方便,是片仔癀的主打产品,药丸相对产量较少,同时,因为保质期更长,高端用户习惯于用老药,所以适合囤货炒货。”

  片仔癀的牛黄、麝香等原料成分来源虽然有些贵重,但也不是什么绝世稀罕品。作为一种药品,片仔癀功能主治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等。

  根据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官网的介绍,片仔癀有国家级的绝密配方,为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处方和工艺受国家保护,传统制作技艺列入国家非遗名录,单品种出口连续多年位居中国中成药外贸单品种出口前列。

  片仔癀成立于1999年, 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旗下最著名的产品是与企业同名的片仔癀系列产品,其中片仔癀锭剂是其经典产品。据片仔癀官网资料,其功能主治为“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

  近几十年,片仔癀的名声在海外也已打响。2003年时,片仔癀表示,公司在海内外市场形成较高的知名度和占有率,“对港澳台、东南亚、北美及澳洲的海外销售占公司总销售一半左右,”片仔癀从1988年至2003年,年平均出口创汇超过1000万美元,连续多年居全国中成药单项产品出口创汇前列。

  据业内人士向媒体披露,目前,片仔癀所用牛黄、麝香等原料供应都比较充足,原料问题不大。

  虽然原料供应问题不大,但是,片仔癀这种药品却有不低的生产门槛,甚至有所谓绝密配方。这意味着,这种药品,参与竞争的门槛不低。相关厂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而正是存在这种作为独家产品的市场支配地位乃至事实上的垄断地位,使得片仔癀成为资本的“掘金地”,成为炒作工具。

  实际上,据媒体调查,片仔癀之所以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的确与某些私募大佬有关。例如,某私募大佬不仅重仓片仔癀,且在多个场合为片仔癀站台。因为在他看来,片仔癀“不仅有市场垄断地位,而且具有绝无仅有的定价权。”

  私募大佬和投资者们炒作片仔癀,是为了追求商业利益,属于一种市场行为,但是,这种对独家药品的炒作,却有不容忽视的副作用和负面效应。

  药品和普遍商品以及食品都不一样,特别是片仔癀这样的药品,对特定用户、患者是刚需。从这一点来说,它和茅台酒也有根本不同之处。酒可以不喝,药不能不吃。

  因此,对待片仔癀这种药品的价格问题,要更加审慎。相关厂家、商家在追求市场效益的同时,要特别考虑社会责任和职业伦理。

  药品不同于普通商品的特殊性,使得其生产是较高门槛。这意味着一些药品走向市场后,不能形成充分的市场竞争。一旦其被资本看中,成为炒作对象,其价格飞涨的同时,在资本市场沉浮的药品,本身也背离了其作为药品的救死扶伤的本质属性。

  因此,对于炒作药价、垄断市场的行为,相关部门要加强市场监管,对于囤积居奇、恶意炒作药品的行为要依法进行打击。相关部门有责任维护健康有序的医药市场,让药价回归正常,保障患者和用户的切身权益。

  虽然被称为“药中茅台”,纵然茅台价格飞涨,片仔癀也不可跟随。这是它本身作为药品的性质决定的。

  资料显示,1999年12月,片仔癀由成立于1956年的原漳州制药厂改制而成。2003年6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交易,业务集中于以片仔癀为主的中成药生产与销售。

  根据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官网的介绍,片仔癀有国家级的绝密配方,为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处方和工艺受国家保护,传统制作技艺列入国家非遗名录,单品种出口连续多年位居中国中成药外贸单品种出口前列。该药含有牛黄、麝香、三七、蛇胆成分,每粒重3克。

  近几十年,片仔癀的名声在海外也已打响。2003年时,片仔癀表示,公司在海内外市场形成较高的知名度和占有率,“对港澳台、东南亚、北美及澳洲的海外销售占公司总销售一半左右,”片仔癀从1988年至2003年,年平均出口创汇超过1000万美元,连续多年居全国中成药单项产品出口创汇前列。

  西南证券研报披露,2004年至2020年,片仔癀锭剂产品一共提价19次,其零售价从325元/粒升至590元/粒,提价幅度81.54%。从出厂价来看,片仔癀锭剂自2004年以来提价共计10次,从2004年的125元/粒升至2020年1月初的390元,提价幅度高达212%。

  频繁提价没有影响销量,2016年到2019年,片仔癀锭剂销售量从367万粒增长到704万粒。而提价直接推动了公司收入规模、归母净利润增长。其营业收入从2003年的2.14亿元增至2020年的65.07亿元,归母净利润由0.6亿元增至16.67亿元。

  2020年年初,片仔癀股价还在100元左右,今年春节前,股价一度突破400元。春节之后,作为机构重仓股,股价也曾一度暴跌40%左右,但是又很快企稳。尤其是限购政策出台之后,股价更是快速上涨,屡破新高。

  截至6月25日收盘,片仔癀最新股价446.9元,18个月来,股价已暴涨超300%,市值也从600多亿元一路飙升刚刚的近2700亿,远超云南白药、稳坐“中药一哥”的位置。

  6月25日,福建省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互动平台回应称,该公司将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供应量,维护市场秩序。

  具体措施包括:稳定供应量,公司做好产品生产和供应,加大对自营渠道和主流连锁药店渠道的供应量,努力缓解市场供需矛盾。规范终端销售,加强自身终端门店的店员培训、做好消费引导,并进行不定期巡查,防止高价售卖。拓展销售渠道,已开启天猫旗舰药房片仔癀的线上销售,加速布局京东旗舰店。增加与片仔癀锭剂同质同效的片仔癀胶囊剂型供应,以满足消费者多元化需求。

  据法治日报,片仔癀被炒作,价格脱离本身的市场规律,背后可能存在故意抬高价格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规定的经营者不得做出的“价格行为”,就包括“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等,所以这种行为是被法律所禁止的。

  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问称:“父母糖尿病引发肝功能异常,每月定期买片仔癀吃,但是近期到体验馆限购买2粒,4月预订了10粒,到现在都没货。”此前有媒体报道显示,片仔癀锭剂价格不断上涨,价格从官方指导价590元/粒上涨到千元级别,且出现断货,甚至各大门店“一粒难求”。

  25日上午,漳州市市场监管局价格监督检查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种情况本身不是价格问题,而是炒作问题,与价格无关。

  该工作人员称,针对该药品价格问题,他们已经准备提醒经销商遵循价格相关政策。

  澎湃新闻记者随机走访上海多家连锁药店,药店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没有片仔癀锭剂,但可以买到片仔癀含片。有药店工作人员表示,缺货已经出现了大半年,缺货之前他们甚至还做过促销活动,价格在600多元,现在是总部也缺货,可以在药店登记,但不保证有货。

  至于缺货的原因,上述药店工作人员表示,可能跟疫情有关系,东南亚国家对片仔癀这类中药产品很认可,国外出口也很受欢迎。

  据澎湃新闻,片仔癀5月底曾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提到“片仔癀和茅台一样买不到”,片仔癀对此表示:“将持续密切关注终端市场。”

  来源: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证券报(记者傅苏颖、彭思雨 )、澎湃新闻(记者李潇潇朱轩廖艳林珏瑶)、光明网(记者柯锐)、北京青年报、都市快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