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考抗菌药“限用令”:药方还是多“菌”(图)

  • 发布日期:2021-09-15 03:39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15日讯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徐龙晨 通讯员 钟伟梅)抗菌药是日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药品,然而滥用抗菌药也会给健康带来严重危害。据卫生部统计,中国68.9%的住院病人使用抗菌药物,平均100个患者1天消耗80.1人份的抗菌药物,是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平均值的一倍多。为了促进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合理用药,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卫人委)于上月16日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我市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的通知》,明天是该通知下发的一个月,通知落实情况如何?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昨天走访了深圳几家医院,发现情况不是很乐观。

  据悉,8月16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我市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的通知》中规定,三级医院抗菌药物品种原则上不超过50种,二级医院抗菌药物品种原则上不超过35种。此外,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不超过60%,门诊患者抗菌药物处方比例不超过20%。通知要求,对于不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医师,卫生行政部门或医疗机构视情况依法依规予以警告、限期整改、暂停处方权、取消处方权、降级使用、吊销《医师执业证书》等处理,对于严重存在抗菌药物临床不合理应用问题的医疗机构的,将追究医疗机构主要负责人责任。

  此外,本月2日,市卫人委与我市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负责人代表签订责任状,承诺3年内逐步降低临床上抗菌药物的使用比例,使其控制在规定范围内。而在卫人委还于本月9日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医疗机构阳光用药制度建设的通知》里,除了继续强调控制抗菌药使用数量外,还规定三级综合医院抗菌药物使用金额不得超过医院药品使用总金额的20%;二级和一级综合医院不得超过15%,对存在严重不合理用药问题的药品做出停用处理。

  抗菌药“限用令”下达一个月来,具体落实的效果如何?昨天,记者走访了我市几家大型医院的输液室,在随机抽取的50份患者输液单中,有41张含有抗菌药,占总数的82%。在这些输液单中,使用的抗菌药主要为头孢、美洛西林等。

  “我们也知道用抗生素会给孩子身体健康带来不好的影响,但是看着孩子病成这样,做家长的心里揪得慌,只期望孩子能快点好起来。”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儿童输液区,市民刘女士抱着四岁的儿子告诉记者,孩子生病已经是第三天了,要是再好不了,她就准备让医生再换一种药试试。

  在与家长的交流中,记者发现,到医院打吊针的幼儿多是因为咳嗽、气喘和肺炎等症状一直不减缓,家长不得已才带孩子来医院打抗生素。而和刘女士一样,这些家长在担心孩子被滥用抗生素的同时,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治疗方法。“不打抗生素就好不了啊,有病不治也不行。”刘女士说,语气中略显无奈。

  据悉,中国药学会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去年发布的《2010年中国家庭药箱调查报告》显示,我国79.4%的居民有自备抗菌药物的习惯,75.4%的居民在本人或家人有炎症或感冒发烧时,会自行服用抗菌药物,56.7%的居民存在“滥用抗菌药”的行为。而有关研究显示,有八成使用抗生素的病人实际上并不线患者

  “头孢、青霉素应该是抗菌药吧?”在市二医院,市民张先生这样告诉记者。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除了抗菌药使用数量依旧较大外,对于什么是抗菌药,一些市民也拿捏不准。

  在张先生的输液单上,记者看到头孢西丁钠和替硝唑两种抗菌药,张先生表示,头孢自己有听说过,但至于替硝唑就要陌生很多。

  “医生用的药我们也不是很懂,就算问了医生药的作用心里还是没底。”张先生说,“医生告诉我这些药可以治喉咙发炎,我想医生都是有着专业水准的,怎么使用药物是医生的事情,作为患者,我只想快点好,别耽误上班。”张先生表示,希望有关部门在控制抗菌药使用的同时,也能对市民进行教育宣传,帮助市民识别相关药物。

  除了不识抗菌药为何物外,深圳市儿童医院呼吸科主任医生郑跃杰也表示,不少患者在用药时也常混淆“抗菌药”、“抗生素”以及“消炎药”三者的概念。

  “老百姓常把抗生素当成消炎药,但是抗生素主要是针对细菌引起的炎症进行治疗的,而除了细菌外,病毒等也是造成炎症的原因之一。”郑跃杰指出,由于认识上存在误区,错误用药不但不能治病,反而伤了身体。此外,郑跃杰也指出,抗生素仅是“抗菌药”的一种,抗菌药除了抗生素外,还包括治疗线家长

  据郑跃杰介绍,自有关部门下发相关通知治理抗菌药使用后,儿童医院抗菌药品种从60多种降低至目前不到50种。此外,抗菌药在外科病床上的使用率也由之前的50%多降低到现在的30%。而在市卫人委没有下发通知之前,医院已经根据卫生部关于抗菌药物使用的相关规定出台了系列措施。不过,郑跃杰也表示,在实际操作中,有的家长会主动要求用抗菌药。

  “抗菌药不可滥用,从理论上说医生都懂,而且抗菌药使用是有指引的,但现在很多患者尤其是患儿家长,为了病快点好,主动要求用抗菌药。”郑跃杰说,考虑到医患关系紧张,为了让病情尽快得到控制,一些医生不得不满足病人和家属的要求,甚至同时使用多种抗生素,而实际上,90%以上的感冒、发烧等上呼吸道感染是由病毒引起的,不需要使用抗生素。在各大医院,记者发现不少市民都存在这样的观点,在把抗菌药当做“万能药”的同时,有的甚至还要医生用最贵的抗菌药。对此,郑跃杰指出,抗菌药的效果不能与价格划等号,由于引起疾病的原因不同,抗菌药剂量越用越大,越用越高级,并不意味着越管用。

  “如果滥用抗菌药,不仅容易造成耐药性,长时间抗菌治疗容易使小孩体内菌群失调,加重孩子的病情。”郑跃杰说,滥用抗菌药会持续出现了持续高烧、腹泻的症状,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会伤害孩子身体,长此以往,还会造成恶性循环。

  对于抗菌药的使用,郑跃杰的观点是,要预防滥用,但又不能不用,而在这中间,如何建立完善的制度,让抗菌药得其所用就显得很重要。

  “抗菌药是临床必不可少的用药,如果该用的抗菌药因为使用比例超标而不敢用,最终耽误的是病人,应该实事求是地对待抗菌药使用问题,关键是合理用药。”郑跃杰说,在防止滥用抗菌药的过程中,也要建立完善的检验机制。“在国外,能不能使用抗菌药,是有一套制度的。”郑跃杰表示,相较于我国,国外在用药前有着较为完善的检查体制,只有经过化验检测,确定是由细菌感染后,医生才能使用抗菌药。在郑跃杰看来,这样的制度不但让用药更有针对性,还避免了医生主观错误造成的不良影响。而目前,我国有关部门虽然规定二级以上医院接受抗菌药物治疗住院患者微生物检验样本送检率不低于30%,但在郑跃杰看来,执行中还存在不足。此外,郑跃杰认为,在抗菌药使用中,存在医务人员和患者两大主体,在对医务人员进行限制的同时,也要加强患者对抗菌药的正确认识。

  据悉,美国早在1960年就开始重视抗生素滥用问题了,并明文管制。目前,在美国买抗生素,要过医生、药店、监管三道关,医生乱开会受到处罚。而在英国,政府通过举办全国性的“抗生素使用宣传活动”,提醒国民切勿滥用抗菌药。此外,除了医疗专业人员外,英国卫生部门还建议在国家基本教育课程中加入抗菌药处方原则的教育课程,这样除了医疗专业人员外,民众也可以了解到抗菌药的适用症和好坏处。来源深圳晚报)